大深圳社区

  • 打造本地高质量大生活服务社区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680|回复: 0

人才安居房:城市在给最有竞争力的那群人发补贴

[复制链接]

26

主题

43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17-7-11 17: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z1gdFlm8uMldu1W.jpg

(深圳2017人才安居住房分布图)

最近一直在研究深圳的人才安居房,看到政府的确也使很大劲要缓解企业面临的高房价问题。

上周更是出现奇观,后海一块4000多平米原规划为消防站的地皮,调整规划为保障房用地。容积率明确为4.0,备注由“规划”调整为“规划,消防站建筑规模4000平方米,住宅建筑规模不超过13000平方米(仅限于保障房用途)”

v36PiPX8NyR6YMXF.jpg

(地块位置

看这块地处在后海南区豪宅区和北区金融总部之间,那里的房子单价都是在10万左右。那么,可以想象,这不是公租房而会是人才安居房。一些媒体人士从一些渠道也确认了这一点。

而同期,深圳也发布了《住房建设规划2017年度实施计划》,里面谈及今年的人才住房:开工及筹集保障安居房8万套,力争10万套。看行政区,尤其是南山科技园和华侨城这些豪宅区域,都搭配有保障人才住房。

s21kGggRd18nFdTd.jpg

(人才保障房地块)

SBbfb1oOAbOENdn7.jpg

看完这些,我想:以后在深圳想更快的买房子,不但要拼爹,还要拼企业

如同不赞成土地定向出让一样,对于政府在力推的人才安居房,我认为它不但不能平抑高房价,最终也不会提高反而会损伤深圳的“城市竞争力”。(“提高城市竞争力”是《深圳市人才安居办法》施行的目的

那些不了解之人,认为这是惠民的大工程,但实不过只是名目之变。无论是从理念还是从实践上,人才安居房最终都有可能成为当初的经济适用房

深圳人才安居房政策始自2011年6月,迄今已逾6年(在2015年1月1日正式成为地方法律推行,之前是暂行办法)。

这6年间,我们每年只看到政府发布公告自我表扬,言之每年建设了多少,解决了多少人才的住房问题。但最重要的问题从来没谈过:这6年来,那些接受补助的人才为深圳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是不是他们只要留在深圳,深圳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首先在理念上是跑偏了,社会保障的理念在于:“救穷人”,而非“养懒汉”。人才安居的政策,恰恰做反了。

住房保障,一定是最先保障最穷的那批人,让他们在这座城市里有片瓦遮头,不至于无立锥之地。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城市搞住房保障,连可称为是上层的那部分精英人士,也要保起来。

这还不是人才安居房最大的副作用,它最大的伤害在于:脱离了住房保障的本意,最终不但不会提高反而会损伤城市的竞争力,你很难防止它不是在“养懒汉”。

我深切清楚,现在买一套房子是有多么不容易。无论你是前海的一名建筑工人,还是华为的一名博士,在大城市买套房,都是难上加难。

但华为的博士生并不比前海建的建筑工人更应该得到优待,最简单的原则也是最公平的原则,谁买得起谁买。博士生有足够的优势可以击败建筑工人,他拥有更专业的知识更广阔的见识更高的社会地位。这样的人如果我们还要把他保障起来,帮他租房子买房子,那些夜以继日的创业者、程序猿怎么说?那些没有机会到大企业里去的白领又怎么说?

进一步说,假如真的是人才,我不认为他就真的买不起房(除非你认为教授、博士就应该住在刚刚为之修改了土地规划的后海)。否则,坪山大把3万的房子。政府可以做的事情是,尽快实现坪山和后海实现1小时通勤。假如不是人才,你今天给了他房子,他不但照样不能为深圳做贡献

可以说,现在给租房免租3年、发购房补贴甚至送房子的那部分高端人才,恰恰是这个城市里最有竞争力的一群人。甚至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来到深圳多年,并且拥有了不止一套住房(比如之前马化腾把房补捐出去)。

换句话说,政府在给这个城市最有竞争力的那部分人群发购房补贴,让他们去和竞争力不如他们的人群去进行竞争

…………

这是多么奇怪的事啊。。。。

其次是在技术上,因为缺乏监督,它不能避免重蹈当年经济适用房的覆辙。

经济适用房,这个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主流保障房政策,当初出台时明确是为了保障“城市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但最后沦为了官员和国企事业单位的“特供品”,被茅于轼老先生批为“既不经济也不适用”。最终在进入2010年之后,诸如广东、河南等省陆续停掉,再无余音。如果还有印象,那时候我们在深圳经常看到的新闻是:开着宝马奔驰去申请经济适用房。这最终导致了经济适用房在解决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上,乏善可陈。

经济适用房的失败说明,如果分配不公平,还不如全搞市场化。的确新加坡公屋占比巨大,香港也有一半的公屋,但是请注意:新加坡要求凡新加坡人一生只得有两次申请居屋的权利,且每次只得拥有一套居屋居住。而香港要求拥有居屋者有收入限制且不得拥有任何形式的住房。即便如此,香港在SARS之后也曾一度宣布“无限期停建居屋”。

而《深圳市人才安居办法》,高端人才在租住人才住房的期间再行购置商品房,依然可以享受租房补贴。

如今来看,当初在经济适用房里存在的问题,在今天的人才安居房里都消失不见了吗?恐怕没有。一旦你采用这种方式,立即就要面临一个问题:谁来决定哪些企业何等人才应该得到怎样的人才房?

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政府能够毫无差错的计算出哪家企业、哪个人才应该配备人才安居房吗?怎么来定义“人才”?政府清楚那些人才在接受补贴之前所拥有的住房情况吗?如何有效防止企业可能出现的弄虚作假与政府官员可能出现的徇私舞弊?怎么有效的防止高端人才把房屋转租?……

当初的经济适用房存在之时,一样有骗房以及腐败行为,难道短短几年过去,人性就变了?

既然当初的经济适用房没有成功,有什么凭据让人相信,这一次的人才安居房会成功呢?

再次,房地产市场确有缺陷,但不代表政府要替代它,上端实是没必要保的。

我当然不是无政府主义者,市场自有缺陷。但市场有缺陷,不意味着政府要替代它。用权力来组织资源,麻烦更大。相对而言,市场是副作用更少的一种。

深圳的房价的确太高了,的确需要稳定下来。稳定的意思是说,涨幅一定要可预期,不应该再出现那种超过GDP多少倍的增幅。

但学界其实已经总结出答案,只是很多人不信,偏偏要相信房价高都是炒楼客推上去的。大城市房价太高的根本原因在于大城市配给住宅的用地比例太低了,深圳不到30%,东京70%以上,纽约45%以上。相应的深圳现在誓保产业用地不破270平方公里红线,占比30%,而东京、纽约都在5%甚至以下。所以你看人口更加稠密的东京,为何高楼大厦远远不及深圳与香港?

但往往令人遗憾的逻辑是这样的:民众买不起房,怨声载道,希望政府出招,政府憋了很久终于开大:我自己建。这是你们所期望的吗?那些最急迫需要买房的人,能够得到人才住房吗?能够买到安居型商品房吗?

在深圳建设人才住房的过程中,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的作用很有趣,尤其是那些本身是从事高科技、制造业的企业家,作为企业家反映高房价问题寻求解决方案是正当的。但如果说今天政府推出的人才安居房,正是那些代表内心当初所暗暗期望的,我只能给他们差评。看到那些曾经经历市场洗礼不靠天不靠地全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的可敬的企业家,如今在经济转型期面对高房价的问题时,却希望靠着政府来解决,并且都成功申请到了人才住房。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样的政策,看起来短期可以解决问题,但会埋下长远的隐患。而增加供应,看起来短期见效缓慢,但却可以稳定长期的市场。不要因为它改个名目,就以为这是人才战略,会裨益于深圳未来的经济转型。我很怀疑,也许若干年后,我们会看到,土地定向出让、人才安居房,这些政府花大力气的探索,又全都失败了。

正所谓:“言之于无事之时,足以为名,而恒苦于不信;言之于有事之时,足以见信,而已苦于无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